|
|
|
|
|
您当前的位置:本地通首页 > 本地历史 > 抗日保垒村——侯寨子

抗日保垒村——侯寨子

关键词:抗日     我要发布新的信息
  • 相关机构: 临清在线
  • 电 话:
  • 网 址:http://
  • 感谢 mawenshang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纳
  • 点击率:1644

    已有0网友参与纠错



    在鲁西平原的中部,马颊河的西岸,座落着我的家乡——侯寨子。抗日战争时期,它是今天一个通往济南的咽喉,冀南行署清平县的南方屏障。抗战初期建立的侯寨子党支部,在上级党和抗日政府的领导下,依靠群众,利用游击战、地道战,打击了日伪顽的嚣张气焰,保护了人民,掩护了许多地下党的干部。侯寨子象一把犀利的尖刀,插在日寇的心窝里,成了当时影响较大的抗日堡垒村。

     建立掌的组织
     一九三八年秋,我八路军数次挺进鲁西北一带,一面打击日寇,一面配合党组织开展党的统一战线工作。共产党、八路军的影响日益扩大。那时共产党员梁冠群(梁志超)同志,在我村当小学教员。他经常找我们年轻人讲马列主义,讲俄目的十月革命,宣传我党的抗日政策,有时一讲就是半夜。我们听得精神振奋,止不住地问:“八路军多会能到咱这里来呀?”冠群很有信心地说:“等着吧,他们一定会来的。”
    一九三九年九月下旬的一天,日寇的几十辆汽车从利东大道往南开,路过我们村时,跳下汽车就往村里冲。鬼子进了村又烧又杀,霎时村里浓烟弥漫,哭声一片,有十八名群众被打死。鬼子走后,我和几个青年找到冠群,气冲冲地说:“等着,等着,再等,日本鬼子把侯寨子的人都杀光了!”
    冠群眉头紧皱,踱步吸着烟。一会儿,他忽然问我们:“不等,你们说昨办?”我们儿个互相行了一眼,谁也没说话。冠群让我们坐下,接着说:“蒋介石卖国投降,这救国的重担,只有共产党来挑了。我们要在侯寨子赶快建立起党组织,领导群众开展斗争。”冠群的话,象一盏灯照亮了我们的心。
    一九四O年春末,我党区委会建立,梁冠群任区委书记。不久又成立了党的外围组织“抗日联合救国会”。这时我村先后有六名同志入了党。一九四O年夏天,在冠群同志的具体领导下,正式建立了党支部。由傅勇仁同志任支部书记(傅勇仁同志调走后,由粱子华同志主持支部工作)。从此,侯察子就在党支部的领导下,开始了新的斗争。
    一九四0年秋,为了减轻群众的生活负担,发动群众起来抗日,党支部前先发动了-场规模比较大的“分户”(即按贫富不等纳税)斗争。
    群众起米了,伪村长梁继广害怕了。被迫答应了群众的要求。分户斗争胜利后,群众的担大大减轻,抗日热情急剧高涨。党支部趁热打铁,进一步发动群众抗粮抗捐,开展不资段斗争。接着,又派区委委员魏建华同志当了村账先生,掌握了部分钱粮大权。一九四0年冬,党支部发动群众起来推翻了村长梁继广。这样,侯寨子的领导权就基本掌握在我们手里了。到一九四二年二月我任党支部书记时,党员已发展到四十余名,抗日的核心力量已相当强了。全村除去两名在外地当伪军的以外,就连一般地富也倾向抗日。所以,在日寇对我敌后抗日根据地进行残酷扫荡时,地委、县委和邻近几个县的领导同志,都曾先后到我村隐蔽和召开党的会议。
建立武装
    一九四一年春节后的一天,区委委员魏建华把我叫去,递给我一个油墨印的文件。我接过一看,是毛主席写的《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》一文,当我看到“河北平原,山东的北部和西北部平原,已经发展了广‘大的游击战争,是平地能够发展游击战争的证据”时,就象在茫茫黑夜之中见到了阳光,心中豁然开朗。兴奋俞地说:“好呀!枪杆子里面小政权!毛主席给咱指明了路,咱也搞武装,打游击战,干个痛快的!”
    “搞武装不是简单事,咱得具体商量。”建华跟我具体研究了搞武装的做法,决定先建立秘密武武装组,任务是打击小股匪徒,带路送信,保卫我地下领导干部。
    我把建立秘密武装组的事跟支部里的同志们一说,同志们可高兴啦。大家心里都憋着一股火,早就盼着这一天了。
那时搞武装最困难的是武器,我党地下县委把活动经费拨给我们一部分,我们又将支部做买卖赚的钱买了几支枪,敌工站长梁子华同志又动员开明士绅献出几支;博平县委听说我们要建立武装组,又送给我们两支,我们还用敌人逃跑时丢下的一个望远镜,跟临西国民党二十三团换了三支枪,又到莘县老根据地弄了些手榴弹和大地雷。总共凑了四支长枪,九支短枪,成立了一个十三人的秘密武装组,由我任组长。
    武装组一建立,就迅速开展活动,很快就端了附近一个村的伪军老窝,击毙敌人五名,缴获物资一宗。接着又搞掉了伪区税务所。我们还经常到周围村庄、交通要道等地方用石灰水刷标语,宣传党的抗日政策和抗战胜利成果。这样以来,敌人的嚣张气焰收敛了,伪军土匪再也不敢象以前那样肆意横行了。
    一九四三年春,日寇为了拔掉侯寨子这个眼中钉,就派汉奸土匪沈凤舞占据了侯寨子。沈风舞一到侯寨子,就派人抢修工事,加固围墙,关闭三个寨门,只留西门通行,天不黑就落锁,对行人严加盘查。他有东洋干老作靠山,横征暴敛,鱼肉乡里,夜查户口口清乡,给我地下-部的安全带来很大危险。我秘密武装组一方面想办法以村长的名义每天派一个群众,和敌人同时在寨门上站岗,只要我们的人领着地下党的干部一来,他们老远就打招呼,这样就避免了敌人查问。一方面向上级要求拔掉沈凤舞这个钉子。上级同意了我们的要求。五月十三日夜,我军二十二团在我们武装组的配合下,袭击了侯察子,拔掉了沈风舞这个钉子。
    三天之后,顽匪齐子修的队伍又两次闯进侯寨子,抢走两万多斤粮食,一百多头牛,抓走一百二十多个乡亲。这保垒村人无不愤恨,纷纷要求建立本村武装。根据群众的要求,经地下县、区委批准,我们于四三年六月把秘密武装组扩大成了侯寨子抗日联防队,由我任队长。二十二团拨给我们二十支枪,又动员群众凑钱买了些子弹。当时我村处于敌区,公开武装斗争比较困难,县委就让县做工站站长梁子华通过关系,取得敌伪四区区长同意,把联防队挂上伪“自卫队”的名字,以作公开掩护。
    当时,已是生产大忙季节,联防队一边组织群众进行夏锄,一边站岗放哨。一天早晨,地方伪顽肖建九部李善修团二百多人来侯寨子抢掠,我们联防队掩护群众隐藏在村外,又从四面八方呐喊着向敌人打枪。敌人不知虚实,吓得没敢抢掠就逃走了。这下子侯寨子出名了,日伪顽都认为侯寨子出了八路。
    根据这种情况,党支部认为,敌人既然发现了我们,就应公开地跟他们干。一九四三年九月,摘掉了伪自卫队的名字。从此,侯寨子抗日联防队公开了,侯寨子抗日村政府建立了。
挖  地  道
    联防队一公开,就成了日寇的肉中刺,反复派兵扫荡。夏天,敌人一来,联防队就带领群众撤向村外,钻进一望无际的青纱帐。可一到冬天地净场光,打起仗来有时就要吃亏。一九四三年刚收完了秋,敌人开始了扫荡。一股敌人包围了两个月时间里,联防队的地道增长了几倍。各家地道都相继挖通,很快形成了一个纵横交错的地道网。同时,我们还在侯寨子西南大坡地中间的水井里,挖了一个秘密洞,里面能坐七、八个人,地面上打起畦子,种上青菜,遇到敌人大扫荡的时候,我地、县、区干部就到这里隐蔽。
    一九四四年的春节来临了。因为有联防队,有地道保护,群众都觉得象有护身符一样,高高兴兴地筹办年货,准备过年。一天晌午,流动哨报告说,博平罗兆荣的一个团向我村扑来,离村只有几里路了。对敌人的年关抢劫,我们早已料到。我们先把群众和过年用的东西都进进地道,联防队上房观察动静。敌人来到村外,先向村里打了一阵枪。见没动静,便象一群恶狗,嗷嗷叫着冲进了村。但迎接他们的只是一座“空城”。敌人边打枪边搜查,什么也没找到。后来被他们发现了一个地道口。敌人站在离洞品几步远的地方,向里边喊话:“快出来吧,皇军优待你们们”“再不出来我们就开枪啦!”
    喊叫了半天,洞里仍没有动静,敌人就端起机枪向里边打了几梭子。枪声停了,在他们面前依然是一个黑森森的地道口。敌人气急了,就搬来一堆堆秫秸堆在洞口,点着火往堆放烟,因为洞里空气稀薄,滚滚浓烟直往外冒。敌人一看不管用,就接二连三地往里边扔手榴弹,因为地道里有隔墙子,一个人也没炸着。这时敌人抓住一个叫梁贵俭的群众,端着刺刀逼他下去探洞。梁贵俭在洲口喊了声:“我是梁贵俭,别开枪!”接着就跳进了地道。敌人一听说洞里有枪,吓得谁也不敢进地道了,梁贵俭安全脱险了。
    天渐渐地黑下来,敌人一无所得,气急败坏地放火烧了村子。
保卫胜利成果
    一九四五年的春天来到了,温暖的春风送来了抗日战争胜利的曙光。侯寨子联防队在抗战中不断成长壮大,群众也更加坚强。但日寇仍作垂死挣扎,驻康庄据点的鬼子小队长,见多次扫荡不能征服侯寨子,恼羞成怒,扬言:只要联防队交出武器,就保证侯寨子的安全,不然就把侯寨子杀个鸡犬不留,烧的片瓦不见。我们没有理睬他。他一计不成,又生一计。老奸巨滑的鬼子把部队化装成我们八路军东进支队,想用突然袭击的办法,吃掉联防队。我们识破了他的诡计,及时掩护群众进入地道,联防队在村里利用地道工事和房顶掩体打击敌人。鬼子见我们有防备,只好退走了。
    日本投降以后,侯寨子周围的伪顽军,摇身一变,又成了“国军”,膏药旗换成青天白日旗。一九四五“年夏天,伪顽头子罗兆荣集结了一千六百多匪兵,押着二百多个民夫,扭着秫秸,杀气腾腾地向侯寨子扑来,扬言:不把侯寨子荡平,誓不回兵!那时,上级已调我到原清平县火队一连任指导员,由梁兆庆和粱继玉同志负责联防队和村里的工作。县大队驻清平县城(康庄),距侯寨子二十二华里,常在侯寨子一带活动,我也常住在村里。对于敌人的进攻,我们早有防备。地道里准备好了粮食、水、柴禾,各地道口重新进行了伪装;工事掩体进行了修复和加固。梁兆庆和梁继玉同志具体分析了敌情,进一步作周密的部署。敌人一出动,联防队就把群众安全地送进地道,然后分别占据了各制高点和工事掩体。梁继玉、梁兆庆带领一部分队员占领了村西头的一座二层小楼。这座小楼是全村的军事制高点,围墙和工事修得特别坚固,全村的情况都能看到,指挥部就设在这里。敌人仗着人多,气势汹汹地冲进村来。联防队从四面八方一齐向敌人猛烈开火,子弹嗖哆乱飞。敌人一时懵头转向,不知所措,有的东躲西藏,有的趴在地下胡乱打枪。趁混乱之际,联防队迅速钻进地道。一会儿,敌人见村里没有动静了,便恶狠狠地放火烧起房子来。联防队见敌人这样猖狂,忍无可忍,就在指挥部的小楼上向敌人开了枪。敌人也象找到了目标,集中火力叫骂着向小楼发起攻击。我联防队居高临下,打退了敌人儿次冲锋,敌人的一个机枪班长和两个匪兵被打死。
    天黑以后,我带领县大队一连四个排,从康庄分兵两路直扑侯寨于。罗兆荣在我内外夹击下,狼狈逃窜了。
    日本鬼子和国民党反动派都没有征服候寨子。侯寨子成为坚强的抗日保垒,也是付出了血的代价的。抗战以来,侯寨子人民同日伪顽进行了大大小小的战斗三十余次,有三十一人壮烈牺牲,这血与火的艰苦岁月,永记在我的心头,激励着我在革命的征途上,不断前进!
 
赞助商提供的广告
纠错信息:( 已有 0 人发表纠错信息 )
纠错信息:
感谢您的参与,让大家更准确的了解临清!
用户名 密码 不支持匿名评论
标题:
验证码: (看不清?点击图片刷新)
电话:0635-2366778 传真: 邮箱:1004019108@qq.cn
地址:山东省临清市 邮编:252600
Copyright © 2004-2017 临清掌上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  技术支持:城市中国
鲁ICP备15002292号-1 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90779号 电信业务审批[2009]字第548号函
不良信息举报中心